弟弟说我是他第二个女人_bt电影天堂 

首页  »  強暴虐待  »  弟弟说我是他第二个女人

  我叫陈羡洁,老公叫黎启雄。

  老公开着别摸我的车载我来到细叔的店,我下车后,老公在车里说帮我问候细叔细婶,刚好店里工人来电话,我先回去,你要回家打电话给我,老婆大人的电话,随call随到的。
我摇手说死鬼嘴巴抹蜜了,快去,客人等不及的。
老公送了飞吻开车回去。

  我进店门,就听到了在网上玩扑克牌传来的铛铛声。
堂弟玩着正入神,我蹲下身转到他办公台后面,双手摀住他眼睛,他一阵回头,大声嚷道是谁?我才出声,堂弟叫是羡洁姐姐。
我说:「没有吓着你吧?」老弟说:「姐姐你一个人来啊!」我说启雄送我来就回去了。
弟弟说:「来得正好,看我今天不知道是哪里沾到了霉运,刚才老爸打电话来说营业执照没有办好,等会各部门又要下来查证件。
玩牌又输了我好多钱。
真是衰。
」我问道:「细叔细婶不在家吗?」老弟说:「没有,这几天附近大排查营业执照,都好几家被封了,爸妈去找人办理了。

  我也要关门了。
姐你是在这里顽还是要回家?「我说:」既然来了,坐一会再回去,在家守店怪无聊的。
来,我帮你把店门关下来,你可千万别大意,父母吩咐的事情没办好,被查封,拿你问罪。
「说着我已经来到店门下,卷闸门太高了,我拉不下来,我跟老弟说着,老弟跑来给我拿拉门的勾,刚好我站在门边边,一边放着货物,老弟挤着进去拿勾,恰好碰触到我软绵绵的双峰,我一阵打哆嗦,心动不已。

  已经好几天没有跟老公房事,特别的渴望。
一阵发呆后,老弟推着问我在想什么想得跟稻草人似的,我用食指指了指他,示意关门。
老弟啪啪响把门关下,关好后又回到办公桌电脑前耍扑克牌。
老弟说:「羡洁姐,你要顽什么?那里有电脑,我俩来夹攻别人。
」我听到夹字,脑海一片震荡想着,夹,我要夹你下面大大。
我挥手向老弟说:「我就聊天打麻将,其余的没多大兴趣,更别说用这种手法去赢钱,没啥意思。
」老弟见我不玩,只好说:「不玩拉倒。
姐你要想休息,三楼的房间可以用的。
」我听到房间,脑海里又出现一个场景「我在房间里等着老弟来上我」我跟老弟说:「我先去休息了,别老玩这些无益的牌,找几个女孩子聊聊天,要不陪老姐聊聊天也行。
」说完,我往三楼上来了。

  从店里楼梯直接上三楼,打开房门,发现收拾得乾乾净净的,有三间房,一个大厅。
我随便挑了一间房进去躺在床上。
这栋楼有七层,二楼房间做仓库放货物,这层做客房和老弟睡觉。
我躺在床上百般无聊,拿着手机在玩,登陆聊天软体,看到老弟线上,顺便发了个呲牙过去。

  老弟回复色咪咪。
我问他不玩牌,在泡妞了?老弟回复说:「不玩牌了,手气不好,玩着总是输,也困了,输得我想像愤怒的小鸟一样射出去发泄。
」我回复说:「咦,老弟,你的射是愤怒的小鸟还是自己的鸟啊!外加一个偷笑的表情。
」老弟回复道:「刚才我本来想要愤怒的小鸟,又觉得无聊,想去睡一会儿。

  老姐,刚才我碰到你,你有没有感觉?」我一下就明白,这个小子,虽然年龄小我五岁,可是色心蛮强烈的。
我回复道:「你是故意的吧!看到没人吃老姐的豆腐,你以为是姜汁撞奶呀!」老弟说:「我又没老婆没女朋友,我跟谁谁谁有暧昧,谁管得着。
」我说:
  「你,你,你个臭小子,色胆包天。
赶快娶妻吧!没听过娶妻纳妾,等你娶妻后再纳妾,就是享尽人生无穷乐趣。
」老弟发来疑惑表情问道:「这么说你老公在外有纳妾,纳几个了?我没喝过他纳妾的喜酒呀!」我被气爆了,回道:「如果他敢做初一,我就做十五。
又说道不过我发现他最近神神密密,好像真的有在外偷吃的迹象,没有真凭实据也不敢轻举妄动去捉奸。
老弟有没有女人呢!」老弟回道:「暂时没有,不过想女人,更想羡洁姐。
」我说:「想我就来吧!在三楼,上来陪我。
」说完,我顿然脸上发热,感觉好戏要上场了。

  楼梯传来脚步声,老弟真的上来了。
老弟打开房门,我的心砰砰跳,长这么大,只有两个男人和我真正有过房事。

  老弟进入我的房间,我又幻想孤男寡女等会老弟会不会经不住诱惑,进入我的身体,像神九一样一飞冲天。
再上演床上神九天宫对接。
此时此刻,我感到淫水已经在洞穴滋润着湿湿地。

  老弟打招呼进来,把手机放在柜台,走到床沿双手抚摸我的脸蛋。
我调皮地往上移动,双手立即摸到软软的乳房。
没有生过孩子,乳房特别有弹性。
我咬了老弟手指,笑说你今天吃老姐两次豆腐了,要怎么偿还?老弟没有加以思索,把嘴唇贴到我的嘴唇很近,已经触碰到。
老弟说姐姐你真美,我想你想了好久了,我幻想的物件只有你一个。
我被老弟的一番话说得天花乱坠,不知所措,内裤感觉到淫水泛滥,心想今天不管天塌下来,也要和堂弟做爱。
我顺便双手挽着老弟脖子,咬着他的嘴唇说什么也别说,老姐好几天没有做过,今天我就是你的。

  俩人的舌头在嘴里缠绵纠缠,互换唾液,老弟趴在我身上,我感受到真正的刺激,底下已经泛滥成河,又有硬着的鸡巴磨蹭。
上面不停地贪婪地想要和弟弟融为一体。
一只手抱着弟弟腰间,一只手伸进弟弟裤裆里,摸着期待已久的鸡巴。

  弟弟疯狂似的给我满足的唾液,一只手摸着乳房,貌似要把乳房揉几百遍才甘心。

  我被揉得不由自主地哼着,舒服,好弟弟,姐姐爱你。
好弟弟,好爽,大力地揉捏。
弟弟双手揉捏着说好软,姐姐是我第二个女人,我第一次摸到这么软的胸部。

  说着,我已经一只手熟悉地在打开皮带,裤头扣子,拉下拉链。
又把另一只手拿出来,双手脱下弟弟裤子。
这时弟弟的手在我的裙里隔着内裤摸个不停,我被摸得内裤都湿透了。

  脱下裤子后,看到一个三角内裤,坚挺的鸡巴,喜欢的棒棒,我真的想一口含进嘴里裹没吞吐,这是我服侍老公常用的招数,可惜老公从来不给我舔逼。
想到这里,我脱掉弟弟内裤,看到涨着满青经的生殖器。
要求弟弟给我脱掉衣服,脱掉内衣裤。
弟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一下脱了我的裙子内衣裤。
我吩咐他站在床上,说姐姐今天让你小子鸡巴舒服舒服,弟弟站起来,我跪着,含着鸡巴,含着鸡巴,这是第二个男人的鸡巴,我出轨了,我突然有点懊悔,想着既然走到这一地步,不做就浪费了。
想毕,嘴里含着弟弟生殖器,前后慢速加快吞吐裹没抽送,弟弟被突如其来的电击快感弄得小声闷叫啊啊啊。
我拚命加速,弟弟的鸡巴这么粗,这么大,把我的嘴填得满满的,我还想着,他的大鸡鸡充实我空虚的骚逼。
弟弟按着我的头,嘴里发疯地叫,舒服,好嗨,姐姐口活利害,喔,好爽,喔。

  我的嘴里能感受到弟弟大鸡巴的热度,炽热的温度加上我的口交工夫,弟弟已经有点受不了,按着我的头,裹没得更深,到喉咙,我并没咳,我熟悉地用双手按紧,死死按紧弟弟的屁股,旨意要让大鸡巴在我喉咙里待着一分钟,男人的鸡巴在喉咙里的快感犹如在逼里,有时够大的鸡巴能够体会到前所未有被喉咙洞口吞噬的惊喜感。

  弟弟死死按着我的头,我知道他很想再要,可是我偏偏不给他。
我继续吞吐着,亲着睾丸。
又再一次深喉,又再一次惊喜。
弟弟仍旧死死按着我,不肯我松开头一点点。
这是我感到无比欣喜的荣耀。

  过了一会,我又重复着吞吐。
突然想到,弟弟这么爽,总不能他一个人独享,遂叫弟弟躺在床上来六九式。
弟弟躺下,我往后退两步,弟弟的嘴已经碰到阴唇,刚被碰到的一刹那,整个人颤抖。
这么大第一个舔我阴穴的男人,我会永远永远记住。
弟弟在外阴唇轻轻碰一碰,我早已泛滥的淫水滴在弟弟嘴里,弟弟吞进嘴里,还说真好味,姐姐第一滴淫水。

  我已经被快感弄得没法含着弟弟的鸡鸡。
弟弟一下一下在阴唇轻碰而不进攻,导致我无心向鸡巴进攻。
这时弟弟用舌尖试探进入内阴唇,哇,我快死了,又颤抖又舒服。
我不管那么多了,嘴里啊的一声,鸡巴已经被含在嘴里,弟弟也进攻了,舌尖上下磨着内阴核,我被舔得嗯、嗯、嗯,喔,弟弟真棒,弟弟爽死姐姐了。
弟弟听到后更加用劲,舌头探进逼里,前所未有,未曾有过的激流,整得全身的细胞在活跃地跳动,我还要,我还要。
弟弟用牙齿咬着。
真舒服,被咬的一瞬间,几乎忘记了身下的男人是弟弟,差点认为是老公,不,不去想老公,是弟弟,是弟弟。
我嘴里上下抽送着鸡巴,不能让鸡巴射,不能让弟弟的鸟射。

  弟弟把阴核当成樱桃一样舔,他最喜欢吃樱桃,每次总会舔几下再吃。
不停地吸吮淫水,我感觉今天的淫水被搾乾,回家怎么给老公交差,不,老公从来不会吃我流的淫水。
喔,喔,弟弟加速贴在逼上面,淫水不停地流,水汪汪的被吸吮的啧啧响。
我的逼已经麻木,弟弟并没想放过这一次难得的机会。
把我抬了躺在床上,趴在两腿间继续他的肆意舔咬插吸。
喔、喔,弟弟,亲爱的弟弟,我要,我受不了你舌尖的攻击,喔、喔、姐姐我要死了,给你的大鸡巴给我,给你的鸡鸡填充我洞穴。
弟弟手里蹂躏着乳房,舌尖上的刺激并没停止,快速地最后的狗舔式舔着,喔…喔…喔,我不由自主地叫着。
终于在我的强烈反应下,弟弟停止了舌尖上的运动。
手里没停下揉捏乳房,由下而上亲着,亲到我的奶子,被乳头吸引住,嘴里含着乳头,哦、新的刺激新的快感。

  左右乳头绕圈圈舔完,又给我的嘴送来唾液,我的手摸着弟弟的大鸡巴,拿着大鸡巴对准阴唇,对准阴唇,像火箭一样挺直一样的有冲击力,一飞冲天。
我往前一挪动,弟弟的龟头进到阴道口,自己挺进大鸡巴,一下我整个人被完全征服。
弟弟进入后没有像老公猴急的样子抽动,而是慢慢地全根在阴道里膨胀,胀到最大。
我喔、嗯、喔、亲吻着弟弟。
彷佛在哀求再再再胀大胀大,我好充实。

  一下失落感全然消失。
龟头抽出来时仍然胀得最大,可见弟弟家伙的粗度和用心。

  抽到阴道口,我感受到阴道口和大鸡巴依依不舍离开的快感,我还想要这种快感。

  大鸡巴每进一次总会停留一会儿,我知道弟弟在耍自己的把戏,要把老姐弄死必需要一点绝招。
弟弟龟头在逼里抽动,胀到最大抽动十几下,抽得我啊、啊、啊,叫出我不敢相信的淫叫声,家里没人的关系,我叫得更大声。
我手抓紧弟弟双手,紧紧的,弟弟更加卖力前后抽插,喔、喔、弟弟姐姐爱死你,姐姐的逼为你而存,快干死姐姐的穴了。

  听到这些粗话,弟弟更是用力抽动,嘴里哼着,啊,啊,啊,爽,姐你夹得好紧。
我说是你的鸡巴大大大。
喔、弟弟快,喔,姐姐的逼好舒服,快上天了,快,好弟弟,今天干死姐姐,以后姐姐就是你的性伴侣。
喔…喔…好,就这样,快、抽送,啊。
弟弟疯狂加速抽插,逼逼在大鸡巴的抽送下,我已经感到全身飘起来,我不行了,我快死了,高潮来,来来,要上天了,随着弟弟的加速进攻,膨胀着坚挺的鸡巴使劲进进出出,我又用意夹着,弟弟啊啊,喔、喔,来…来…来。
啊啊啊,姐姐爽死,弟弟啊几声,射出的精液满满地在淫穴里流出我。
死死抱紧弟弟。
不肯给他的鸡巴离去。
我在弟弟耳边喘着气,弟弟在我耳旁喘着气。

  我们抱着好久好久,才清理现场。

  事后我生了一个儿子,按日子算,不知道是弟弟还是老公的。
老公还是那个样子,弟弟和我之间的性伴侣秘密持续三年直到他结婚才结束,每次都让我回味无穷。
弟弟告诉我,我是他第二个女人。

  字节数:8764
  【完】